第三章 神的恩赐

发布:09-04 18:07 | 3398字
-A +A

某地

看起来这应该是一个科研基地,从离心机到电子显微镜再到测序仪,无不是高端科研工具。工作人员穿着统一的白色防工作服,带着护目镜和橡胶手套。除了机器的鸣响,科研室没有任何别的声音。

科研室正面的墙上嵌着一块巨大的显示屏,几乎占满了整面墙。上面显示着密密麻麻的图表,上万条数据,有七人同时记录这些数据的变化情况,而且是好几拨人轮换着,以保证一天24小时,没有任何数据遗漏。

岛之下,漆黑的世界突然被撕开了一丝缝隙,光明昙花一现,缝隙又合拢了,天地重归黑暗。光明消失的那一瞬,唐骁心中涌起巨大的遗憾,心像被挖了一块,瞬间就空了,他几乎要忍不住去追寻那道光。那道光消失了许久,唐骁依旧望着,久久不能平静。

岛之上,紫眸中白光一闪而过,如同寂静星海中流星划过,潋滟的星尾激起点点波澜。

古老的石室里没有任何现代文明的痕迹,十分古拙。石室很大,常年恒温,清凉如深秋。石室两旁各点着三排白蜡烛,中间的夹道仿佛望不到尽头那样漫长。昏黄烛光中,石壁上的牛鬼蛇神更显诡秘。地上的印花石板交映着烛光,恒久静谧。

突然,安静的烛光摇曳一下,舒珏站在石室中央。胳膊上抓着一只素白的小手。舒碧落站在舒珏身后,如果从前面看,根本看不到她。“抓住啦!”舒碧落笑得很开心,努力压制自己急促的喘息,可是心脏还是疯狂地乱跳,像要爆炸似的。

“就这样还想出去看看?”舒珏没好气地说。一边把药塞进她嘴里,又把水递给她。作为一个心脏病人的父亲,舒珏是十分合格的,他的口袋里一年四季都带着速效救心丸。

“爸爸,我可追上了啊!”稍微缓过来一点,舒碧落立刻提醒,生怕他反悔。

“哎!”舒珏看着满头大汗却仍然强撑的女儿眉心皱得都多了好几条皱纹。“家里什么没有啊?你要看什么家里没有啊?你这样子能去哪儿啊?”

“我明明追上了!”舒碧落一急,要是再回那个房子里,想出再来一下就难了。

“乔斯达塞尼,把小姐送回去。”可舒珏已经做了决定。

“爸爸!”舒碧落舒碧落挣扎掉舒珏的搀扶,怒目相视。

“好了,等你好了,你要去火星爸爸都不拦你。”舒珏笑着捏捏舒碧落板着的小脸,“给爸爸笑一个。”

一年四季都穿燕尾服,体型修长,笑容和煦的绅士来了,他向舒碧落礼貌行礼,动作优雅,舒碧落冷眼看着,听着那大提琴般低沉性感的男性嗓音,舒碧落相信了哥哥的话——乔斯达塞尼根本就是个假绅士。

乔斯达塞尼是个神奇的人,只要你在舒家叫他的名字,他就会即刻出现在你的身边,给你中世纪大贵族般精致的服务。不管你是在山脚的马场,还是山顶老爷子的书房,也不管你是舒家的主人还是舒家的客人。

礼貌过后,乔斯达塞尼横抱起舒碧落,舒碧落本人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。

“那我什么时候好呢?”因为有乔斯达塞尼的阻挡,父女俩看不到彼此的表情,舒珏只觉得那个声音格外清冷,简直不是女儿的声音。乔斯达塞尼顿了顿,见舒珏沉默着,从飞身而去。

石室的外观是一个石灰色的半球形,像一口倒扣的大锅,表面十分光滑,却照不出一点影子。石室没有门,只有一个位于石室偏上位置的圆窗。舒珏透过窗子看着那快速缩小的身影长出一口气。

大铅笔内

苏茵坐在椅子上用手撑着头,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。

“妈,圣典要开始了,我走了啊,你也快来。”舒沛招呼一声,往门口走去。自妹妹被爸爸带走之后苏茵就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不言不语。舒沛当然是站在身边陪着,不时说些开解的话,可都这个点了,圣典马上就要开始了,他必须得走了。

“儿子。”舒沛走到门口,苏茵突然叫住他。而且声音听上去像是叹息一般。

“怎么了?”舒沛连忙过去。

“你要赢啊。”苏茵抚摸着儿子年轻的脸庞,轻声嘱咐道。

舒沛握住妈***手,垂下头不敢看妈妈期望的眼睛,小声道:“妈,我有几两重你不是不知道,我怎么可能是哥哥们的对手?我是最不出彩的庶子,就算轮也轮也轮不上我啊。”

“是,你是庶子,可你和你妹妹是你爸爸最喜欢的孩子。”苏茵站起来给儿子理了理衣服,让小伙子看起来更精神些。

“可是喜欢的并不就是继承人啊,这个道理我都明白。”

苏茵垂下的眼帘遮掩了万千思绪,默然了一会儿,苏茵吐出一口浊气,在儿子耳畔耳语一阵。

舒沛的眼睛渐渐瞪圆,险些滚下来。虽然妈***话只有几个字,可是信息量太过庞大,内容荒唐至极。

舒沛退后两步,一遍一遍打量自己的妈妈,感觉自己快不认识她了。“妈!赢不了就赢不了,又不会少块肉!你到底想干什么啊!”

苏茵压住心绪,表面平静道:“你是她最亲的哥哥,她不会拒绝的。”

“你疯啦?”舒沛怒吼,他只觉整个世界都岌岌可危了。“那是你亲生女儿,我的亲妹妹,你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,你怎么能让我去伤害她来获得力量!”

“我不相信你对继承家族一点兴趣都没有。”苏茵面容沉静,眼中闪着精光,直射到内心最深处。

舒沛冷笑道:“是你自己想做皇太后了吧?”

苏茵半垂着眼,语气没什么波动,“你一定要成为继承人。”

舒沛看着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姿态优雅,面容白皙水滑,不见一丝皱纹的女人,突然觉得落落说得不对,她常抱怨自己不是亲生的,什么她不是亲生的,应该是,他俩都不是亲生的!舒沛深呼吸几下以平复情绪,才大步走出去。

可没走两步,背后就传来一股巨力,扯得他一个趔趄,不可自控地往后退。“妈!”舒沛艰难地回过头,看见妈妈平静的面庞,五官精致,皮肤白皙细致,在灯下站着仿佛玉人,比他那些女同学不知道漂亮多少倍。当然他还看见了那只闪着金色铭文做拉拽动作的右手。

苏茵踹了一脚旁边的椅子,椅子滑出去,停在舒沛后退的必经之路上。

舒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像长在椅子上了一样,和椅子一起被苏茵拽回身边。

“妈!”舒沛怒吼一声就要运力挣脱。

苏茵按住儿子的肩膀,锋利的眼神死死将他定住,沉声说道:“连你妈我都干不过,要是不让你妹妹帮你,你怎么赢你那些天才一样的哥哥!”

“明知我做不到,为什么还要强求!落落什么情况你不是不知道,你还要我抽她的灵髓,你真的想她死吗!”舒沛的眼睛因为激动而变得通红,表情也十分扭曲,他是真的怒了,平时总是带着笑人畜无害的娃娃脸此刻青筋暴突,双目血红,如同正龇牙进击的猛兽。

这是一个被神所祝福的世界。或许是因为这样,所以这个世界的智慧生物远不止人类一种,像大名鼎鼎的舒家,就是历史悠久的吸血鬼家族。另外还有狼人、鲛人等,等都是拥有自己文明的种族。

而神的祝福远不止这些,仁爱慷慨的众神将自己的力量和智慧与众生共享——研究表明,绝大部分生物体内是携带有一部分神族基因的。以人类为例,大约有百分之一的人类体内的神族基因是可以表达的,这些人,最次的,身体健康比普通人多活个十几二十年,或者某一部分身体机能极度优秀,比如视力、听力、肌肉力量等等。

而这百分之一中的极少数人才是真正的“神的宠儿”——相比于其他人,这些极少数体内的神族基因表达是相对趋于完整的,不仅身体各方面远超常人,而且正真拥有一些超自然的力量,例如舒家父女所施展过的,御空飞行。这只是一个基本能力,几乎所有红裔都具备的。

而红裔,就是这极少数人通过特殊的仪式,让身体里的神族基因进行进一步表达,并继承神祇的人。当然,继承神祇并不是就成为神了,只是拥有一部分神专属的能力。像舒碧落的爸爸继承的就是海神波塞冬的神祇,在海上掀起海啸淹个国家什么的,对舒碧落她爸爸而言不算什么难事。

所谓灵髓,就是红裔继承神祇后变异的骨髓。由于神族基因的表达,原本的基因会受到一些影响,脊髓变异,既保留一些脊髓特征,但又不完全是骨髓。随着灵髓的产生,一种只存在于红裔体内的能量,灵力。灵力是一切非自然力量的原动力,不管是御空飞行还是掀起海浪都需要足够灵力驱动。

人类的骨髓对于人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,而灵髓对于红裔来说,比人类的骨髓重要千百倍。而且,血统越好的红裔的灵髓越有价值。像人类里有买卖人体器官的,这群天之骄子的世界里,也有干倒卖灵髓的勾当的。而且,人体器官需要配型,灵髓是不需要配型的。

“只要一丁丁点就好,她和你那些草包哥哥不一样,她的灵髓,哪怕只是一丁丁点,就足够让你脱胎换骨。”苏茵直起身来,平静得几乎面无表情,说出的话也像是念出来的一样。

“为什么?你得到的还不够多吗?为什么连你的儿女都要成为你争夺权利的工具?”大概舒沛这辈子都没像现在这样无力过,这段话不长,他说话的声音也不是很大,可他说完之后却觉得全身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,坐在椅子上像瘫痪了一样,连手指都动不了。

苏茵背对着舒沛站立着,脊梁挺得笔直,仿佛是一颗经受过烈风暴雨捶打却岿然不动的劲松。她没接儿子的话,只是站在那儿,双臂环抱在胸前,纤细的指节轮廓分外分明。

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
关注"包月小说"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【微信内长按可识别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