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圣典伊始

发布:09-04 18:07 | 2161字
-A +A

岛之上,圣典已经开始了。今年圣典由舒家负责,那么主祭自然是舒家,剩下七家为辅。往年主祭都应该是家主,但今年主祭的位置站了六个人,自然是舒珏的六个儿子,源、灏、泽、汶、漓、沛。今晚是继承人考核的第一项,灵力。灵力的浑厚程度和神祇品质的高低有直接关系。

但其实考核早就开始了,这次圣典,舒珏彻底当了甩手掌柜,圣典为期一个月,这一个月里,七十二下家,八大上家四五百人的在舒家的衣食住行,吃喝玩乐,圣典各个项目的进行,都由兄弟六个负责。

舒家长子舒源宣读了祭文,其余七家以灵力构建祭坛,随着灵力的注入,祭坛渐渐成型——祭坛状似鹰喙,轮廓虽柔美写意,但整个祭坛给人的感觉却十分锐气。

临时观礼台。观礼台虽然建在岛之下的地面上,每座观礼台有八米高,远远低于岛的高度,但从观礼台上看出去,岛上的一切一览无余,视野非常好。在这座吸血鬼家族世代驻扎的山上,空间悖论被运用到了极致,你看着那岛屿悬浮在几百米的高空,或许那个岛根本就没在天上。

舒珏甚至没去岛上,和七大上家和以及一些七十二下家的贵客们一起在观礼台观礼。“祭坛是谁设计的?”舒珏仿佛一个好奇的看客,兴致勃勃地询问身后的乔斯达塞尼。

“是六爷。”

岛之上,祭坛已经建成,接下来才是重头戏。所谓祭坛只是容器,用来盛装灵力。每一次圣典开始时,作为主祭的家族将以灵力注满祭坛,以供给整个圣典所需的能量。与神相关的一切,只用高科技肯定是搞不定的。

灵力是一种特殊能量,本身无形无相,但如果灵力的量足够大,是可以具体呈现的。就像空气本身是看不见的,但如果压缩成固体,那就可以被看见了。但把灵力压缩到可见的程度所需的量无比庞大,而且,按照历年的状况来看,必须灵力以固体状态填满祭坛才够整个圣典所需。

如果一个人体内的灵力是一杯水,那么填满祭坛所需要的就是一片汪洋。所以,必须借助外物。

那颗黑魆魆的树秃得不能再秃,虽然高巨无比,但树干嶙峋怪异,毫无挺拔姿态,卖相上实在对不住神树二字,但它到底是吸血鬼一族小心伺候了千年万年的上古圣物。

神树熹盈,鬼树扶桑,妖花曼珠,仙草降丹,灵木湫汐,冥花思铃,异叶露幽子,魔藤紫玉芝兰。八大上家的吉祥物恰好都是植物。

兄弟六个把灵力注入神树的黑魆魆的树干,再导入祭坛内。神树好比一个巨大的放大镜,自神树导出的灵力千百倍于兄弟六个原本的输出。银光倾泻于天地,世界顿时变得敞亮,黑暗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岛下面的人几乎都用手挡住了那光亮,继承神祇的,甚至不由自主地把神祇释放了出来。当然,这里面没有唐骁。

从开始到现在,他都站得笔直,仿佛是一杆捅天破地的长枪。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,灵力都没有释放一丝,只是平视着那需要仰望的空中岛屿。仿佛并疼痛不存在一样。那并不是单纯的强光带来的不适,而是真正的灼烧,那逸散出来的能量可是直接从神身上继承而来的,不是肉体凡胎应该承受的。

岛屿之上,神树黑魆魆的树干亮起了五种颜色的光,啊不对,是六种,只是和其他强烈绚烂的光芒比起来,中间那条纤细的青色光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舒珏在远处看着,脸上没有太多表情,低头理了理自己的袖口,又捣鼓了一阵手杖,就像看一部已经看过的电影,没有必要聚精会神。

舒沛现在的感觉是:自己的脊椎仿佛是在重新生长,伴随着疼痛和灼热感,舒沛甚至能听到自己身体里细胞分裂的声音。这才是神族血统哪,舒沛甚至觉得自己继承的那个是一个假神祇。虽然他现在已经正真怀疑苏茵根本不是亲妈,但她的话一定是真的:落落是不一样的。

要达到这种重生的效果,不吃个十几二十副灵髓是不行的,而且必须是品质上乘的那种。而苏茵从落落身体里抽出的只有一粒沙子大小,如果不是灵髓表面附着着灵力,泛着亮光,舒沛根本看不到那一点点灵髓。

就让哥哥好好地物尽其用吧!要是输了,妹妹你不是白受罪了吗!在舒沛的刻意引导下,来自于舒碧落的灵髓进一步分裂,并与舒沛的灵髓融合。舒沛自身的神族血统被激发,澎湃的灵力汹涌而来。

舒珏再次抬头,眼中闪过一丝惊喜,已经看过的电影,却发现了新情节。那道青光不知何时茁壮起来,已然与其余五道光芒势均力敌。

舒珏脸上的笑纹深了些,老神道:“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,可总归都是我儿子,能差到哪儿去啊?”最后半句,话语里也夹杂着笑声。

“是,家主的孩子们当然是十分优秀的。”站在舒珏右后方的乔斯达塞尼微笑着回答道。

青光越来越盛,甚至有将其余五光通通吞噬的势头。

舒家的另外五位公子纷纷侧目,舒珏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敛了。

青光大盛,其余五位公子竟被弹开了,情况不好的,险些掉下岛去。如果有两堆金条,让你选一堆,一堆是18K金的,一堆是24K金的,你自然会选24K金的,神树有灵,它摒弃了其他五人。

在无数诧异、怀疑、探究的目光中,一个新的异象诞生了——青光浇注,万年不变的漆黑树皮竟然一点点裂开了,露出通体晶莹的青碧色树干,玉树浑然一体,晶莹剔透,流光萦绕间,终于有点神树的味道了。

青光一闪没入舒珏眼中,仿佛没入万丈深渊。舒珏眼神一动,乔斯达塞尼已飞身没入夜色之中。

……

乔斯达塞尼不一会儿便回来,只在舒珏耳边说了两个字:无事。

舒珏听完吐出一口浊气,微微颔首。

“小姐身体虚弱,这几天恐怕都醒不过来了。”乔斯达塞尼又补充道。

舒珏颔首道:“注意着,别让不懂事的再打扰她了。”

祭坛归于特定的位置,十四年一度的圣典也算正式开始了。只是一个开端就有大惊喜,果然,每一次圣典都不会让人失望。

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
关注"包月小说"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【微信内长按可识别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