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相遇

发布:09-04 18:07 | 2064字
-A +A

今晚只是个开始,整个圣典将持续三个月。祭祀之后,有专人引领各方宾客前往住处。血统优秀的上等家族自然御空而行,剩下的,只好走路了。天上地下都是人,可真像是人山人海。可场面却没有一丝混乱,每一条岔道、每一个转弯经过多少人都仿佛经过严密的计算,绝不会出现人流拥挤不通的情况。

为姜燚引路的是一位曲线玲珑的妙龄女子,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背后,有些微凌乱,却更添几分妩媚,穿着紧身的深v领连衣裙,雪白的颈项间点缀着一条简单却不平凡的钻石吊坠。从头到脚,这名女子都更像是刚参加完宴会的名媛而不是侍者。

“姜先生,这就是您的住处了,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请一定告诉我。”到了住处,替姜燚打开房门。

姜燚径直走进去,什么也没说。

“先生,早点休息。”过了一分钟左右,女子礼貌地带上门离开。

“嗬……”女子走后,姜燚似乎也憋不住,闷闷地笑出声来。“玲珑,你说我是不是该留下她?”姜燚拿起茶几上的红酒端详了一番。

“需要我去请回来吗?”清冷的女声回答道,如果她不说话,根本注意不到房间里还有个人。她穿着修身的黑衣黑裤,站在敞亮的房间里,却给人一种融入了空气的感觉。

“可惜了人家那么通情达理地投其所好了。”姜燚唏嘘着,把酒递过去。

“确实是您最喜欢的酒。”玲珑并没有使用工具,轻巧地打开红酒,倒好递回去。

“到底是第一大家族啊,记得上一次去东瀛四枫院家,连杯清酒都没有。”红酒十分受用,姜燚微笑眯了眯眼睛,紫色的瞳孔里映着暗红的酒液有些迷离,似乎已经有了些醉意。

“那个时候,您只有六岁。”玲珑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。

“干嘛那么认真嘛。”姜燚轻咳一声,继续喝酒。

“属下告退了。”

“你告退就告退,酒留下!”姜燚一饮而尽回身倒酒,酒瓶却被玲珑拿走了,跑到阳台上一看,人酒都已飞鸿冥冥。姜燚顿时后悔没问玲珑住哪儿。

姜燚只能独自在阳台上吹冷风。突然,一个毛茸茸白生生的小东西杀入这幽暗的世界,破坏了原本的平衡,世界就此混乱。

那团小东西小心翼翼地在花圃里移动,尽量不让自己被灯光照到。但时不时还是要探出头来看路。

舒碧落从一颗矮松后面探出一双眼睛观察四周,当看到陌生的建筑时心头一喜,终于,走出来了!她当够乖巧的落落了,现在她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女,世界那么大,她要去看看!

她正打算起身,直起腰杆子看世界,眼前突然一黑,一个人挡在了全世界面前,他那么高大,像山岳一样。她甚至看不清楚他的脸。

还没有直起腰杆的舒碧落一下被抽干了力气,跌坐在地上,她抬头,看到那个人在笑,居高临下地,斜挑起的嘴唇像锋利的弯刀,一刀一刀劈开她拙劣的伪装,耻笑她最原本的无能。

“够了、够了、够了!”舒碧落像一颗倒计时结束的定时炸弹,浑身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戾气,“什么鬼大小姐,老子不……”可是爆发还没一秒,灵力的火焰刚刚燃起就熄灭了,舒碧落疼得蜷缩在地上浑身抽搐。

“喂……”姜燚蹲下来,那不可复制的容颜便自双眼镌刻在了心里——

小丫头头上戴着大氅上连着的宽大的兜帽,把脸蛋更加小巧,她虽瘦,却不是锥子脸,而且还有一点婴儿肥,嘴巴小得可爱,要是唇色别那么淡,着张嘴就更讨人喜欢了。鼻子秀气挺拔,鼻尖有一点点翘,透着一点点傲气,不过和这张乖巧可爱的小圆脸一组合,倒是少了傲气,多了娇憨。

最后,是一双不属于她,不对,是不属于这张脸的眼睛。这样一张人见了就想抱一抱捏一捏的乖巧脸庞,难道不应该有一双大大的,水灵如小动物般的眼睛吗?可是老天偏给了她一双妖魅般勾魂摄魄的眼睛。一双狭长的丹凤眼,眼睫蝶翼般轻颤,黑白分明之中,一分风情,两分妩媚,三分娇怯,四分纯真,十分,勾魂摄魄。姜燚恍惚了好几吸,回神过来,只觉得仿佛看尽了世间所有风情,却没能看破红尘,只想越陷越深。

这里面住的,是个妖精,姜燚恍然大悟。

姜燚仍旧凝视着那双光彩熠熠的眼睛——妖精大概是受伤了,所以才会这样恐惧不安,又愤怒痛苦。

舒碧落暗恨,果然,乔斯达塞尼的药只是让她不痛了,那个老奸巨猾的男人怎么可能给自己吃了马上就好了的药,亏得自己还出卖了色相。

“安静点。”舒碧落有点惊讶,那么温柔的声音实在和这种阴沉的扮相不符合,大晚上的穿个黑斗篷,跟鬼似的。舒碧落还是看不清楚他的脸,她已经疼得脖子都动不了了。不过她知道他还是在笑。而且,她感觉到一股比那个声音还温柔的力量洗涤了她的身体,把那些痛苦的火焰都浇灭了。

见小丫头颤抖得没那么厉害了,姜燚才把她抱起来。姜燚抱她起来的一瞬间差点失误,捏着小姑娘皱了皱眉。即便是作为一个孩子,她也太轻了,身子裹在狐皮大氅里看不出身形,抱在手里才知道小得可怜,如果不是身上这件大氅,恐怕风稍微吹狠了都会被刮走。

“本来只是想来认识一下,现在得跟我一起回房间了。”姜燚抱着小小的姑娘闲庭信步地走,他的声音有些低沉,带着点鼻音,却又没有一点瓮声瓮气的感觉,仿佛极远出迸发的江河,旖旎蜿蜒之中有无限可能。

他讲话的语气就像对一个相识多年的故友,舒碧落在不知不觉间变安宁下来。她望着掠过他下巴轮廓那仅有的光线,仿佛最遥远的星星不辞辛苦飞渡无尽黑暗,打破重重阻隔,送来的光明。她在心里打了个堵:他要是长得不帅她就立马回去睡觉,再也不出来看世界了。

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
关注"包月小说"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【微信内长按可识别】